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政协概况 提案公开 政协委员 界别活动 机关建设
  今天是: 站内搜索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列表 > 文史纵横

马占山从黑河到齐齐哈尔(一)
 
发布时间:2019-12-12   来源:市政协   【浏览次数:4130 次】

马占山中将,这时官任黑河警备司令、黑龙江省步兵第三旅旅长。黑龙江省步兵第三旅下辖第五团、第六团,共两个团。五团是骑兵团,六团是步兵团。旅部驻在与苏联海兰泡对岸的黑河城。

海兰泡,俄罗斯地图称布拉戈维申斯克,意为“报喜城”,现在中国人爱简称“布市”,是俄罗斯阿穆尔州首府,俄罗斯远东第三大城市。“爱辉条约”俄国得了大便宜,向沙皇报喜,立“报喜石”纪念。这是个对中国人极为刺激的地名。

“中东路战争”结束不久,这个步兵第三旅主要是应对苏联的,分驻漠河、呼玛、鸥浦至黑龙江下游,防区延长达千里。有人说黑河警备司令管“沿江10余县防务”,这是说多了。黑龙江沿岸现在只有漠河县、黑河市、呼玛县、逊克县、孙吴县、嘉荫县、抚远市、萝北县、同江市当年,逊河县、奇克县还没合并为逊克县,有个鸥浦县,孙吴县还只是孙、吴两家地营子,抚远、同江属于吉林。

因为中东路战争的阴影,中苏关系十分复杂。马占山到任黑河后,力图休养生息,与苏联方面保持友好,两方关系融洽,人民互通往来。

1931年10月10日,这天正是辛亥革命十周年,“双十节”是中华民国的国庆日。黑河依例邀请对岸海兰泡苏联驻军阿穆尔舰队司令参加庆祝晚宴。宴会上,马占山接到北平电报:任命马占山为黑龙江省代理省主席、东北边防军副司令长官。

这个时候的中国,有两个国民政府,一个是蒋介石的南京政府,一个是汪精卫的广州政府。这个任命是南京国民政府发出的,当时国民政府主席是蒋介石。

这个任命,来得突然。将马占山推上了刀尖枪口,从此改变了他的命运。

代理黑龙江省省主席,又代理东北边防军副司令长官,这是接替万福麟的职务,可以指挥所有在黑龙江省内的军队。

成语“走马上任”,走就是跑,意思是一听有官当,乐得不行,打马如飞去赴任。那时候的军人,拼命流血,盼的就是升官,可马占山官是升了,却高兴不起来,接到命令的马占山心情是十分复杂的。“每日仅安眠小时,深夜常常绕室行走,有时行走极快,地毯被足卷起,灰尘满堂。”临危受命,接的是烂摊子,面对的是战,而且可能是与日本人作战。张学良的电报说得清楚:“若张逆海鹏来黑省,坚决讨伐之。若是日军来了,应当做相当避让,避免冲突。”要是去打,那倒干脆,可这“相当避让,避免冲突”可真是难办——不打让我去干啥?

黑龙江省已经有三个中将,除了马占山自己,还有苏炳文、窦联芳。

东北军分三大派:跟张作霖起家的老派、日本士官学校派、讲武堂派。黑龙江省这些将领中,马占山、窦联芳是老派,剩下的全是讲武堂出身。老派没啥文化,实战经验丰富,但仅限于剿匪、内战,对现代化战争知之不多。讲武堂派,有文化,受过较为系统的军事教育,对政治敏感。两派谁也瞧不起谁,经常冲突。

军令如山,第二天就得启程,延迟不得。

马占山立即布置黑河的种种事宜。

先是安排家里的事。1930年初,马占山到黑河出任黑河警备司令、步三旅旅长,原警备司令巴英额将兴安大街的俄式公馆腾给马占山。太太们各有住处。这要走了,马占山召集众太太说:这次去齐齐哈尔,用不多少时日,要求太太们专心家务,不得争吵。

马占山交待郎官普留守黑河政务,黑河警备司令由五团团长徐景德接任,留守黑河军务。徐景德又作徐佑城,一些回忆录称五团为“老五团”。

从黑河到省城齐齐哈尔,走陆路,经小兴安岭,不到500公里,当时的汽车顶多两天可达。走水路,要经黑龙江、松花江、嫩江,黑龙江段约1000公里,顺水;黑龙江抚远到哈尔滨,不到800公里,但逆水;哈尔滨到齐齐哈尔嫩江段水路近400公里,逆水。从黑河到齐齐哈尔通常是走陆路的,乘船太慢太不方便。实际是,马占山走水路赴任,是11日出发19日半夜到,走马上任,走了9天9夜。

马占山弃陆路走水路原因何在?黑河到齐齐哈尔,清康熙年就开通驿路,道路好走。10月中旬,小兴安岭结冰,路面坚实,雪已经下了,山火已过,道路也不翻浆,正是走路好时节。有人猜测是山中有胡匪,日军都打得的部队,还让胡匪堵了路?不得其解。

马占山10月11日从黑河启程了,由黑河码头登上雇用的大兴号轮船,走水路赴省垣齐齐哈尔就职。步三旅参谋长石兰斌、步兵六团团长李青山与部下二百人随马占山赴省城,另有马占山机要秘书路之、秘书陆文平、参谋李志山、副官杜海山、卫士张岐等等。

据谢珂参谋长的回忆说,马占山带来李青山的一个团,可是,以后的战斗初期,并没有这个团的记录。马占山到齐齐哈尔乘的是江轮大兴号,一艘松花江上的江轮载一个团的人马粮秣也是不可能的。1954年,松花江上最大客轮“北京号”下水,可容纳700余名乘客,当时已经成为新闻。上世纪30年代初的江轮载客能力绝不会超过“北京号”。马志伟《马占山将军传》中说:“他(马占山)命令李青山团200余人随其赴省”,此说可信。李青山团只来了警卫力量,并不是一个团。后来,江桥战役中出现了马占山的徐景德的五团,但这个团战斗位置不清,估计没有投正面战场。

大兴号船行黑龙江上,爱辉老城、江东六十四屯……历史如烟,心中如梗。两岸山水本是中国所有,一水之分却是两国天地。黑龙江,改名阿穆尔河;精奇里江,政名结雅河;满江,改名布列亚河……原住众多汉族、满族、达斡尔、鄂,或改族称,或分离散,江北所有中国遗存消痕灭迹,俄斯人以此证明这片地自古不是中国领土。而观中国,竞相以保存俄罗斯建筑、风俗为荣,视为历史文化遗产、旅游胜地。守边将军,能不泪咽心中,涌起“还我”之痛?

在北平的张学良先已致电东北军参谋长荣臻及东北三省政务委员会:“现在日方对我外交渐趋积极,应付一切,极宜力求稳慎,对于人无论其如何寻事,我方务须万方容忍,不可与之反抗,致酿事端。”这事马占山一直在思考如何应对。

大兴轮航行黑龙江上顺风顺水,在齐齐哈尔的省军署参谋长谢珂不断发来电报,报称省城龙江人心振奋,军民备战紧张,形势大好,只等马代主席到省城主政。

谢珂又电:主持省政的万国宾、主持军事的窦联芳,省政府各机关离开省城,到哈尔滨“避让”,并携去大量现款。马占山在船上电令万国宾、窦联芳,即刻返回省城。

17日夜,赶到马占山之前,省政府各机关及窦联芳返回省城。18日省政府开始理政,成立省城临时警备司令部,维持省城治安。窦联芳委朴炳珊为警备司令,省城一切军队均归朴炳珊指挥。

万国宾、窦联芳离省城,到哈尔滨“避让”,有人说这是张学良的命令。大战在即,张学良在举国怒骂中,竟然发出这样荒唐的命令,不可思议。若是张学良的命令,马占山怎么能违背推翻?

进入松花江,又接到谢珂电报称:“本月16日,张海鹏部七千余人大举进攻黑龙江省。”读到这里,马占山大叫“不好”,接着是“我卫队团击退张军,击毙逆军先锋司令徐景隆少将。张逆溃退。”马占山心情顿时明朗,看来齐齐哈尔形势确实是真好,可以一战。马占山催促加快速度,可这时进入松花江,已是逆水行舟,想快却不可能了。

马代主席在水面焦急时,哈尔滨来了电报。电报是东省特别区行政长官张景惠打来的,张景惠邀请马代主席一定到哈尔滨停留,一是好久不见叙叙旧,二是有要事相商。

1920年10月31日,北京政府收回司法权,规定中东铁路附属地改称东省特别区。东省特别区管辖的地区,包括哈尔滨,东至绥芬河,西至满洲里,南至宽城子。1924年,中央政府批准东省特别区独立于吉林、黑龙江两省区域之外,成为与省并行的特别行政区。1928年底,张学良任张景惠为东省特别行政区长官。张景惠官为正省级,但其实大于正省。

张景惠念过两年私塾,做豆腐为生,故人称“豆腐张”。日俄战争时,土匪蜂起,张景惠拉起“大排队”,做了团练长。张作霖让金寿山追得走投无路,投奔冯德麟、张景惠。张景惠拥护张作霖做自卫团首领,自己当副手。1907年,在剿灭陶克陶胡时,张作霖与马龙潭、吴俊升、孙烈臣、张景惠、冯德麟、汤玉麟、张作相等人磕头换谱,按年龄排位,结拜为生死兄弟。张作霖排老七,张景惠排老五。皇姑屯张作霖被炸,也有张景惠陪着,只是重伤没死。张景惠长张作霖四岁,张学良得叫他大爷。

张景惠还当过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委员、国民政府军事参议院院长、北京政府国务院陆军部总长。

说件后事。皇姑屯被炸,张作霖死得太突然,来不及为他准备墓地。张学良请了风水先生,选中了抚顺东60华里的高丽堂子村南边向阳的山冈,开始建陵。遗体暂停帅府,计划着墓地建好,入土为安。突然一个·一八,张学良在北平,老张家没人了,帅府被日本人占了,张大帅一口棺材扔进珠林寺,无人问津。1937年,张景惠在伪满洲国任要职,想这张学良指望不上了,只好亲自为兄弟下葬,本来想葬在修好的墓地中,可日本人不让,只能选了锦县的驿马坊下葬。老祖宗的规矩,长辈死后必须儿子打,可找不到亲儿子。张景惠找到张作霖姐姐的儿子代替张作霖的儿子。

顺便也说说吴俊升。在皇姑屯吴俊升当时就炸死了,当时就安排后事。葬礼隆重非凡,万福麟主持下葬仪式,马占山、苏炳文都参加了。墓在距铁岭市昌图县八面城五十华里的五龙岗(现大洼镇五间房村)。

马占山在松花江上得知:9月26日中秋节,哈尔滨爆发了声势浩大的反对日本侵略大示威。这次示威是由中共牵头组织的。由于张景惠派出军警封锁正阳大街等要道,示威群众还与军警发生了冲突。在反侵略大示威教育下,哈尔滨各界反日热情高涨。

又接到哈尔滨电报称:张景惠已经在哈尔滨成立治安维持会,声明“避免与日军冲突”。马占山与众人大惊:哈尔滨明明有东省特别区,既有政府又有军队,还成立什么治安维持会?这不明明是向着日本人?

后来,伪满首都警察总监于镜涛揭发:在·一八事变发生后,“张景惠在奉天勾结日本浪人新井,得与日本关东军高级参谋板垣征四郎见面。他要求担任北满治安的维持,与日本合作。得到板垣的许可,就回到哈尔滨,以东省特别区长官的名义,召开地方各机关和各社团的会议,成立哈尔滨治安维持会,由他担任会长,发出通电,声明脱离中央政府,与日本人合作。”

10月19日下午二时半,逆水行舟的大兴轮终于到达哈尔滨码头。张景惠早已经派人等待迎接。马占山对张景惠的人敷衍说稍事休息然后进城,让张景惠的人先去回报,打发走了张景惠的人。马占山却从一个火车小站悄悄钻进普通车厢,搭乘中东铁路三点钟的火车,向昂昂溪去了。到昂昂溪转换齐昂线轻轨火车去省城齐齐哈尔。

张景惠后来投靠日本人,当过伪黑龙江省省长、伪满军政部总长、伪满洲国国务总理大臣、协和会长等职。光复后被苏军逮捕,于苏联。1950年返回中国。1956年病死于抚顺战犯管理所,终年88岁。意外的是张景惠的儿子张梦实是共产党红色特工,解放后成为抚顺战犯管理所干部。

水路、旱路、宽轨、窄轨,10月19日半夜,马占山终于到达省城齐齐哈尔。

马占山到齐齐哈尔这天,日本人在齐齐哈尔设了特务机关,特务机关长是林义秀少佐。特务机关,并不是完全意义的“特务”,是日军在占领地区设立的特殊事务机关,其任务就是担负起对占领区政治、经济等方面的控制任务。特务机关下辖政务课、经济课、文教课、特高课等部门。这个特务机关的总负责人,就叫特务机关长。特高课是他的下属部门。齐齐哈尔还不是日军占领区,他们却成立了特务机关,并且抢在马占山之前,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摘自齐齐哈尔文史资料《江桥抗战史》)

 
【打印此页】 【顶部】 【关闭窗口】
 
地址:齐齐哈尔市新明大街27号 版权所有:政协齐齐哈尔市委员会
主办:政协齐齐哈尔市委员会办公厅信息科 黑ICP备09012227号 本站总访问:3753595人 技术支持: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