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政协概况 政协提案 政协委员 界别活动 机关建设
  今天是: 站内搜索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列表 > 鹤城文苑

全国唯一满语留存地——三家子村
 
发布时间:2018-02-05   来源:市政协   【浏览次数:274 次】


/ 杨玉清

 

编者按:114日,省政协委员联谊会会员、市满族文化研究会副会长爱新觉罗·启金生带领满族文化研究会有关人员一行6人,深入到有“世界满语活化石”之誉的富裕县三家子村,进行满语口语现场座谈调研。三家子作为全国唯一保留较为完整的满语口语村落,人们日常生活还使用满语、唱满语歌曲,让人们看到了满语这个非物质文化遗产复兴的希望。为深入了解满语口语历史现状,特约此文刊发。

清朝的官员在1644年入关后就开始说汉语。如今,全国千万人口满族人几乎都讲汉语,书写汉字。而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的一个叫三家子的小村,却还生活着16位满语传承人,这不仅令鹤城人震惊,也令全国人仰慕!因而,被学界誉为“满语之光”“满语基地”“满语活化石。”早年,三家子村,满语称“伊兰孛拖克索”。

三姓水兵繁衍一个满族村落

三家子村最有文化价值的“托胡鲁哈喇”(陶姓)一幅记载祖先原籍的中堂,中堂上书有殿堂,用满文写有“长白山苏格利宁古塔远来”。三家子满语称长白山“兴爱林”,敬之为神山圣岳;宁古塔旧址位于牡丹江支流海浪河南岸宁古村。顺治十年(1653年)设宁古塔昂邦章京(满语将军之意),管辖吉林,黑龙江地区,康熙三年(1664年)改宁古塔将军,十五年(1976年)徙改吉林将军。

水师驻防黑龙江的历史要早于黑龙江将军之设。《黑龙江志稿》记载:“康熙十三年(1674年),自吉林移水师营于黑龙江,设齐齐哈尔等处水手千六十名”,《齐齐哈尔市志》记载“水手60名”。这些水手驻扎齐齐哈尔的地点,史志留下了记载。何维荣在《达古尔蒙古嫰流志》考证,在今梅里斯达斡尔族区雅尔塞镇,有五家子屯,康熙年间称崔家官屯,有一部分水师营丁驻扎。笔者拙文《齐齐哈尔水师营崔氏家族墓碑考》(《鹤城晚报·北国周末》(2014425日);崔氏家族(东、西崔)的两块墓碑在吉林北山被发现对研究齐齐哈尔水师营的历史具有重大意义。吉林北山黑龙江崔氏(西崔)祖墓修记云:吾宗祖籍山东蓬莱至辽东后,初居验马寨,迁船厂,再迁法拉多浑,最后至宁古塔。清康熙年间,平定俄罗斯增派官兵驻黑龙江,五世祖尚信公暨兄弟尚才、尚进随军至齐齐哈尔。

史志显示,为抗击沙俄军入侵,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上命宁古塔副都统(满语称“梅勒章京”正二品)萨布素(同年1212日升为黑龙江首任将军)率水师由松花江上溯黑龙江进讨,沙俄侵略者才从呼尔玛退守雅克萨(满语汉译“被河水冲刷的江湾子”),战斗过程中,八旗水师营兵丁发挥了重要作用。第一次雅克萨之战,从1685626日至628日经过3天战斗,清军3500人大获全胜。当年秋,俄军再一次占领了雅克萨,从1686718日打响,直至1687818日,清军接到全部主动撤走命令,历时一年零一个月。两次雅克萨战争,沉重的打击了沙俄侵略者的气焰,迫使俄国政府乞求解围,派人谈判。几经周折,俄国使团才于1689822日开始在尼布楚谈判,97日中俄签订《尼布楚条约》划清国界。

康熙帝对吉林乌喇情有独钟,曾于1682年第一次巡幸检阅了吉林水师,做了战略布置,并写下了著名的《松花江放船歌》;1698年第二次巡幸嘉奖了在1685年、1686年两次雅克萨之战中立功的官兵。

《尼布楚条约》签订后,由黑龙江将军萨布素率的八旗满军,部分驻留黑龙江、墨尔根二城,其余部队,包括宁古塔、乌喇(即船厂)、八旗兵、藤牌兵等,再次回到原驻防地区休整。《柳边纪略》记载,庚午年(康熙二十九年),自将军下,邦儿以上,皆移家瑷珲。朝廷给移家银,官四十两,披甲、水手半之,邦儿不与,余(杨宾自称)去宁古塔时,尚未尽行也。

蔡朝明著《嫩江流域水文化》记载:“雍正年间,齐齐哈尔水师营允许一些水手及家属在方圆不超过百里范围内居住,如昂昂溪,大阿拉街、小阿拉街,富裕县的马蹄岗子,大高粱、大哈柏、小哈柏、三家子。”三家子《托胡鲁哈喇(陶姓)家谱》记载,洪阿力在1689年与计不出哈喇(计姓)、摩勒吉勒哈喇(孟姓)三姓水兵选择距齐齐哈尔(满语含义“丹顶鹤”)东北远郊水草丰美的嫩江江套的居所做行营之地。每年二、八月参加齐齐哈尔水师驻防训练,以备战争;正月雪后,聚而围猎;耕种公田,渡口摆渡等任务。

三姓水兵最大限度地利用了规则,选择了如今的三家子村的所在地,位于北纬47°48′东经124°27′,距离卜奎足有95里之遥。这个距离在交通不便的年代足够遥远。因此在其后的三百多年中,三家子屯始终是个偏僻之地,足以像冰箱一样保存一份满族文化的样本。

三家子村满语为啥保存至今

清代黑龙江地区出现了满语文与关内满族语言日益汉化的趋势相反,出现发展繁荣景象。由于八旗官学在黑龙江各驻防城的普遍设立,使满语文的使用由满族发展为赫哲、锡伯、鄂温克、鄂伦春、达斡尔等少数民族的通用文字,延续了满语文使用时间,扩大满语文使用范围,促进了黑龙江境内各族文化事业的发展。

文献记载,清政府在黑龙江建立的学校是满文学校,既满官学,并由满族知识分子承担起普及各族文化教育的历史使命。康熙十五年(1679年)设于宁古塔的满族学房(赐名“龙城书院”),三十四年(1695年)黑龙江将军萨布素建议:“卜奎,瑷珲,墨尔根不分民族有别,此三处重镇既设国语。”乾隆元年(1736年)版《盛京通志》卷21载:“齐齐哈尔官学五间在东门外”。

满文学校的建立,不仅为各少数民族培育数以万计的知识分子,而且还满足了清政府管辖黑龙江地区的人才需要。各驻防城满文学校兴起之后,基层文职官员全部由满文学校毕业生充任。雍正朝以后,黑龙江将军辖区内的高级官员开始由本地人担任,齐齐哈尔满族人塔尔岱,是第一个担任黑龙江将军的本地人。黑龙江地区“满、蒙、汉八旗并水师营、官屯庄丁,二百年来向读清书”(满文)就说明他们为大势所趋,也都纳入满文系统。同治朝以后才兼用满汉两种文字。到光绪初年,由于“清政府于满文概不收阅,例行满文亦多发回”,黑龙江将军衙门才被迫“改行汉文”。


满文学校的长期存在,对维系满族旧俗特别是保留“国语骑射”起到了积极作用。国语骑射是黑龙江各驻防城满文学校教学的主要课程,加强了八旗兵战斗力的作用十分明显。乾隆以后,关内八旗军队战斗力每况愈下,“不谙清语,骑射平常”的官兵比比皆是,黑龙江之兵,胜于吉林,而吉林又较胜于奉天(《清仁宗实录》卷126),嘉庆帝认为这是保持满洲旧俗的好处。

《三家子校史》记载,有证可查算是清末的最后一期满语文学员,时间在光绪三十年(1904年),设置在计氏家族,后来移至管辖区内小登科屯阿富家,教书先生由雅啦阿任教,而后上派有李布斗、周罗国。学员有三十余人,这些人满语文化程度好,在解放前后还有十几人,每到春节都有用满文写对联、家谱、聚魂码等。

19128月三家子屯设民间私塾,屯民自办,私塾先生是精通满文的陶金寿,校置在后屯孟家大院,班级一个,科目《上论语》《下论语》《千字文》等满语文教材。

伪满实行“新学制”,将初、高,小学校分别改为国民学校,国民优秀学校。村户集资建起了“国义塾学校”,学制四年,校置在三家子孟方林院围子里。毕业后可考入寿光优秀学校,1946424日齐齐哈尔第二次解放改称齐齐哈尔市立第一完全小学校。

19466月至19483月,实行社会团体办学,实行民办公助,义务教学。三家子屯属于龙东县(从龙江县分出)管辖,校置在后屯孟家院迁移到前屯。如今村中会说满语,会写满文的老人均为当时学员。他们为三家子满语文存留做出历史性贡献。

19618月,满学家金启孮来到三家子屯做满族的社会历史语言调查,发现该屯101户,419人。其中满族80户,满族人口355人,都说满语。他将三家子屯保留的满族语言,历史民俗写成《满族的历史与生活——三家子屯调查报告》一书,向世人揭示了满语并没有消失,在黑龙江富裕县三家子这个满族聚居村落公诸于世。而且被断定为死亡的满族语言此时又复活了。他认为三家子屯满族至今仍然能保持说满语,听懂满语,并不是偶然的事,其原因是:该屯是个满族聚集的屯落,与附近的大马蹄岗、小马蹄岗、大高粱、小高粱等屯满汉或满达杂居的屯落不同,具备保持满语的条件;该屯因系满族屯落,直至民国因为很少与其他民族通婚。清代原则上满、蒙通婚。但三家子屯距离蒙古住区太远,距达族虽然近但通婚也只是少数。清末移民实边汉人多迁入辽沈,迁至黑龙江的仍是少数。因此该地除去满人与满人通婚外,只有个别人与汉族或达族通婚。家庭中的语言,儿童又受母亲的影响比受父亲影响大的多。母亲学习满语,儿童自然也相沿袭而用满语讲话;该屯距齐齐哈尔95公里,路即遥远交通又不方便,在铁路铺成之前,很难受到大城市影响。所以齐齐哈尔北关满族以邻近大高粱等屯都已经放弃使用满语之后,而该屯能继续使用满语;清代对满语限制最严,当兵是唯一出路。当时满语是军队中使用的用语,而东北不会满语不许当兵。当时又不许满族经营其他产业,只有当兵才能得到钱粮。这也是当地满族能够长期保持说满语的一个原因。

满语仍是学术界关注的课题

自金启孮的三家子屯调查报告后,国内外学术界关注三家子、依布气、市郊满族聚居村屯。不断有学者来这一地区调查研究。1986年,黑龙江省满语研究所刘景宪、黄锡惠与中央民族学院季永海的调查全面反映了当时的三家子村满语使用情况。此时与金启孮在该村考察情况相比,满语使用情况大不如从前。当年的老年人相继故去,中年人也已成了老年人,他们虽然还会说满语,但说得好的已经不普遍了。这时的中年人大多数能听懂满语,会话就困难了。

199712月,黑龙江省满族研究所刘景宪、吴宝柱、蒋理3人对三家子村满语进行了考察。此时,该村基本上完成了满汉双语到单一汉语的语言转用,满语已不再具有实际功能。尽管仍有43人能进行满语会话,但在全村444名满族人中只占10%

20027月至8月黑龙江大学满族语言文化研究中心赵阿平、郭孟秀、唐戈3人对三家子村的满语使用情况进行了调查。特别对该村濒危的满语进行实地调查,并撰写出20余万字的《濒危满语口语调查研究》一书。学者们的调查了解,20世纪50年代三家子村的老年人及青年人均用本民族语言交流,那些嫁给满族的汉族妇女或娶了满族姑娘的汉族人也会满语。50年代笔者正在富裕中学念书,时常去三家子屯舅母孟淑静家学习满语,舅母不敢说满语,怕人说满语是“翻话”“黑话”,那时候正是反极左。这使许多满族人不讲本民族语言。舅母只能在家里关门偷偷摸摸的背着外人说满语。如今三家子满语小学的教师石君广是舅母的子孙。他开始感觉到祖先的奇怪使命转到了自己的身上。三家子满语小学为孩子们开设一门浅显而且不列入考试的满语课程,学校有两位满语教师,十年前没有正式编制的代课老师,石君广就是其中一个。他是屯子里唯一一个对满语感兴趣的年轻人,他没当教师前先到齐市笔者家中取来三十多本有关满语读本和满族研究等书籍,还为村里的老人们录了十多盘磁带,从“山里红”到“棒打狍子瓢舀鱼”,满汉一一对应。他要让孩子们都学会满语,至少能用满语会话。十多年来,他先后整理出了满语词汇、句子、风俗习惯用语、满语传说故事等40余本磁带。还编写了《满语知识读本》《小学满语教材》等,受到各界的好评。

自从金启孮发现三家子这块“满语活化石”,二十多年间,世界各地满语学家们陆续到屯中考察,作为一名冷僻学问,满学的研究者并不多,这种到访既不频繁也未能引起公众注意,不过学术绪论早已确定:除此之外,世界上再有活的满语存在。笔者建议为已故金启孮先生雕塑一尊小型铜像。

三家子满语传承人之一的陶云庆是石君广的舅爷,他支持石君广,又认为石君广异想天开。他说,满洲话打从咱这社会一来就不行了。老中华民国那会儿的长辈翻译的还行,还想捡?捡不回来了。现在活着这帮老人,自己会多少?我这翻话的水平,顶多我爷爷的一半。

满语传承人孟宪孝是笔者舅母的弟弟,屯中除了石君广外唯一的一个喜爱着满文书的老人。他是屯中老一辈人见多识广的一个,认为满语是满族的骄傲。以前他曾会满文的一些单词,2005年开始学习一位韩国满学教授给他寄来的《满文启蒙四卷》。不过他觉得自己很孤独,想让儿子跟着学,儿子推脱,说一看书就头疼。他又让孙子学,结果更白搭,孙子扔下书就跑了。20179月,他老人家送给笔者一本70页的《三家子孟宪孝满语笔记》以及201611月获得的《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荣誉证书。满族三家子村是全国唯一一所满语小学,齐齐哈尔市和富裕县为之投资超过百万元,学校中一块不常挂起的满语牌匾和几幅写有满文的书法作品,就是全屯仅有的满语文字。学校用一间教室用于满族传统展览,可是在全屯尽力收罗器物,却只得到几件,一柄鱼叉,一只鱼框,一架纺车,一小堆嘎啦哈是满旗女孩的传统玩具。如今的三家子已不在是一个封闭的满族聚集屯落,传统的文化遗存正在受到经济大潮的激烈冲击,满语也在必然渐逝流失,屯中满语说的好的,作为满语传承人,作为满语文化研究者的继承人,共同面临的是如何抢救和保护满语的责任和义务。富裕县成立满族语言协会,辟建了三家子满族语言文化保护区,三家子满族语言文化传习所。富裕三家子满语被齐齐哈尔市人民政府确定为第一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央民族大学和黑龙江大学分别在三家子建立了满语教学基地并成功开辟“中国·三家子满族语言文化论坛”。

(作者系市满族文化研究会名誉会长)


 
【打印此页】 【顶部】 【关闭窗口】
 
地址:齐齐哈尔市新明大街27号 版权所有:政协齐齐哈尔市委员会 电话:0452-2793435
主办:政协齐齐哈尔市委员会办公厅信息科 黑ICP备09012227号 本站总访问:3753338人 技术支持:软件